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4-26

文/李云蝶

Android的“使用活动量”超过了Windows——仅仅万分之二的差距,却让2017年的这一天成了科技史的一个转折点。

11

近期,分析公司Statcounter研究发现,今年3月,Android系统的占有率达到37.93%,首次超过Windows的37.91%,成为全球最大的操作系统。

要知道,在此之前,微软开发的Windows系列视窗化操作系统,作为世界PC(Personal Computer,个人计算机)软件的先导,自1985年问世发行,以绝对领先的优势霸屏全球最大操作系统三十余年。

而其创始人比尔·盖茨,更是蝉联世界首富二十余年,在《福布斯》3月发布的世界富豪排行榜2017榜单上,依旧毫无悬念地以860亿美元的资产登顶。

值得注意的是,Statcounter的调查数据来源于其250万个网页,根据超过每月150亿次的页面浏览量来跟踪两个操作系统的活动量,得出了这个“现在进行时”的结论。

过去,无论是苹果第一代手机的发布,抑或3G诞生后移动业务的兴起,都曾被视作是移动互联网业务时代的开启。

但是,相比那些相对模糊的界限,这份涵盖了移动和桌面两大全球上网设备的研究报告,将彻底昭示以PC为主要终端的互联网时代的结束,和移动互联网霸主时代的开启。

一、移动设备的全面胜利

2007年问世的Android,主要应用于移动设备,至今刚好十周年。

这个最初只应用于手机的移动操作系统,如今已逐渐逐渐扩展到平板电脑、电视、数码相机、游戏机等领域,但它的增长仍主要依托于手机市场。

可以看到,2011年第一季度,Android在全球的市场份额首次超过塞班系统,跃居全球移动操作系统第一,但在整体操作系统市场份额上却是微乎其微。

直到五年前的2012年3月,Android的份额还仅有2.37%,彼时的Windows份额依然保持在八成以上。

这是因为,操作系统的份额很大程度受制于其所依托的终端增长。当终端的趋势还未作出本质性变化,其份额提高十分有限。

差距的缩小是这两年的事,去年的同一时间,随着PC市场持续不散的寒冬,Windows份额滑落到47.32%,而Android的份额则首次达到29.34%。

于是,移动终端内部的操作系统排位赛,终于上升为全终端争夺战。而仅仅一年内,Android就被Windows反超。

与此同时,来自第三方数据统计机构IDC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总共出货了14.7亿台,是历史最高的出货量,当然,由于基数过大,相比2015年增速放缓,仅增长2.3%。

种种行业趋势表明,移动终端已赢得这场胜利,来自苹果这一封闭系统的数据同样验证了这个说法,截至目前,iOS系统的活动量早已经超过MacOS系统,甚至已将近后者的三倍。

更重要的是,如今的Windows正渐渐失去它的主导地位,对于微软而言,这意味着从2015年开始,由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和英特尔的Intel处理器重组的“Wintel生态联盟”彻底瓦解!

二、被瓦解的巨头

微软可能是2015年最出风头的科技厂商,这一年,它推出了Windows 10,完善了“二合一”笔记本产品线,甚至打算和老朋友英特尔重振“Wintel联盟”。

在2016年初,无论是主做通信设备的华为、主营家电的TCL还是互联网手机品牌小米,都不约而同瞄准了PC市场,争相推出针对商用高端人群的“二合一”笔记本。

这在当时似乎暗示着凋敝的PC迎来了春天,然而一切仅仅是昙花一现。

Statcounter首席执行官奥登·卡伦表示,“虽然Windows仍统治着84%的桌面市场,但在其他市场,Android系统已经完全击败Windows”。

市场研究公司NetMarketShare公布的3月份数据显示,Android拥有62.94%份额,是移动设备市场上领先的操作系统,而iOS市场份额为33.39%。Windows Phone排名第三,市占率仅为1.33%,比上个月下降了0.08%,几乎名存实亡。

有人评价微软就像当年被数码冲击的胶卷巨头柯达,“什么都没有做错,只是世界变了”。

然而,与迟迟拒绝变革的柯达不同,无论是在操作系统本身的升级,还是从硬件层面,微软都曾作出过一系列移动化努力。

2012年发布的Windows 8操作系统,曾是微软历史上最大变革的版本,这也是微软的第一款跨屏终端系统。

为了同时适用台式机、笔记本、平板电脑等,Windows 8不仅同时兼容Intel、AMD和ARM的芯片架构,还采用Modern UI界面,让各种程序以磁贴的样式呈现,同时提供屏幕触控支持,大幅改变以往的操作逻辑。

然而,此举并未带动带动Windows平板设备的兴起。

而其几乎同时推出的手机操作系统Windows Phone 8,由于不断更新架构,使得开发者需要不断投入成本更新平台上的官方应用。直接导致成批开发者退出平台,无形中破坏了应用生态。

绝路之下,微软发出大招——推出了大一统的操作系统Windows 10。

谁料,它依然没有摆脱过去传统的产品导向思维,新版本系统再次更改架构,意味着原开发者代码再次报废。此时,从开发者到用户几乎已完全失去推倒重来的耐心。

这样的事情仍在继续,据外媒报道,3月底,美国伊利诺伊州的三名用户针对微软提起了诉讼,声称该公司的Windows 10升级程序破坏了他们的数据和电脑。

系统的鸡肋,导致即使诺基亚在失败后投靠了微软,Windows的移动份额还是微不足道。

不仅如此,收购诺基亚这一微软向移动终端领域的最后尝试,也给了它重重一击!

2013年9月3日,微软宣布将以54.4亿欧元(约71.7亿美元)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及其大批专利组合的授权。

然而,三年不到,经历了微软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其中大部分员工来自诺基亚)和对手机业务进行根本性重组后,微软最终在2016年以3.5亿美元将诺基亚低价转手给了富士康旗下子公司富智康和HMD Global公司。

前年,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曾经在一次演讲中说道:“人类正从IT时代走向DT时代”。

何谓DT时代?

DT是数据处理技术(Data Technology)的英文缩写,如果说IT时代是以自我控制、自我管理为主,那么DT时代就是以服务大众、激发生产力为主的技术。

这两者之间看起来似乎是一种技术的差异,但实际上是思想观念层面的差异。

诚如马云所说,IT时代诞生了无数的巨头,但是DT(Data Technology)时代只能倒过来,“你帮助的人越强大,你才会越强大”。

无论从PC还是手机来看,毫无疑问,微软都正在成为被瓦解的巨头。

今年一月,微软发布了2017财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微软第二财季营收为240.9亿美元,同比增长1%;净利润为52亿美元,同比增长4%。

营收和净利润的微增的背后,是毛利率已经从2012年的80%,跌至2015年Q4季度的46%,当然,在2016年Q4季度的,这一数字微提2个百分点,达到48%。

其中,几经挣扎的Surface业务较去年同期下降了2%,收入仅为13.2亿美元;而Windows Phone的销售额狂降81%。

归根到底,微软过去一段时间的挫折是商业模式的失败。

Windows Phone 智能手机的全球市场份额在iPhone与安卓的面前显得微不足道,而微软手机系统研发、硬件生产成本居高不下,长期纠结于此则继续推高沉没成本,累及其他部门,全员士气低落。

微软2014年临危受命的新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终于为智能手机业务的撤退找到了理由,他认为收购诺基亚根本就是一个错误,微软不应该转而发展智能手机硬件,将时间与资源浪费在Windows Phone上,而是大力发展应用程序与服务,且不必对“用户在谁开发的设备上使用这些程序和服务”耿耿于怀。

对于微软这样的操作系统厂商,过去售卖为主的盈利模式正在显露出弊端,实现“设备与服务公司”的转型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这个曾在PC和移动业务上陷入僵局的老牌IT巨头,如今头也不回地走上了云计算转型之路。

华尔街甚至把纳德拉比作郭士纳,但是微软真得能成为下个IBM吗?

三、微软能成为下个IBM吗?

一个公认的事实是,企业级市场虽不及消费级领域那般闪眼耀目,却实实在在地承载了整个业界四分之三的营收来源。

如今,微软的云战略已经完全铺开,定位企业级市场、生产力SaaS、职场社交、云服务辅以人工智能完全布局到位。

为了掩饰个人PC业务的弱势趋向,纳德拉甚至在2015年9月将公司原有5个业务部门调整为3个。

其中,“生产力与业务流程”部门对应Office业务,“智能云”部门对应Windows Server和其他基础设施产品,“更多个人计算业务”部门对应的是原Windows OEM(非Pro)业务。这样的做法意在财报上显示操作系统并非微软唯一主营,云和生产力将与之同等重要。

虽然此番转型也付出了高昂代价,但是,至少从资本层面获得了认可。

美国时间去年10月21日,在公布2017第一财季财报后,微软公司每股价格突破60美元大关,时隔17年,刷新1999年创下的每股59.97美元的历史最高纪录。

然而,一个无法忽略的是事实是,直到现在,Windows和Office依然是微软最重要的两大“现金牛”。

在今年二季度财报中,包括Windows操作系统、手机和游戏业务在内的个人电脑部门贡献了118亿美元营收,同比下跌5%;包括云办公软件服务在内的“生产力和商业处理”类业务营收增长10%至74亿美元。

并且,尽管微软方面声称Azure营收同比增幅高达93%,使用量同比增长了一倍,但并未公布智能云”业务中Azure云计算服务的具体营收数据。

而包括微软Azure云服务在内的“智能云”业务营收增长8%至69亿美元,与营收靠前的两个业务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不可否认的是,当前微软的大战略方向是正确的,但从战略到落地,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这段路考验的是公司的决策效率、运营效率等多个方面。

PC时代大公司病缠身的微软,能否适应移动互联网时代,提高曾经以“年”为单位的更新频率;提高管理效率,改变在决策和运营上迟缓不止的现状,才是更加严峻的考验。

对于微软来说,无论是云计算转型,还是服务型企业的升级,都必须尽早看到结果。

谁说大象不能跳舞?但毕竟,不是每家巨头都能成为IBM。

2016-11-24

在北京南站候车大厅的一家书店里,摆在入口处的电视不停地回放着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的演讲,一双双求知若渴的眼神盯着屏幕,想从那个其貌不扬、表情亢奋的男人的话语间探索出什么商业奥义。

这是“双十一”来临前的一幕,现在,这个把“电子商务”这一舶来品带入中国的拓荒者,正准备亲手把“电商”这个名词送进坟墓。

从今年10月13日的阿里云栖大会,到“双十一”当晚的狂欢晚会上,阿里和马云正在反复输出、强化一种新的价值观,“纯电商的时代很快就会结束,未来的10年、20年将没有电子商务,取而代之的是‘新零售’”。

所谓的“新零售”,按照马云的说法,是将线上“云平台”与线下销售门店或生产商结合在一起,同时结合新物流消灭库存、减少囤货量。说得直白点,就是互联网电商要落回地面,以实体经济为入口。

这样的变化来得实在突然,曾断言“传统行业进入互联网几乎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失败”的马云,怎么突然回头看上了被自己甩在身后的传统零售业?

搭上阿里顺风车

马云在中国,一直是商业教父般的存在。

10度年前,正是马云在一片“电子商务在中国没有未来”的嘘声中,以“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为使命,开创了阿里巴巴,专注于为中小企业搭建开放的买卖平台。

起初,淘宝不对商家收取任何手续费,借助广告位的推广收取费用来赚钱。其按效果付费的广告模式和数亿消费者的市场,对小商家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也激发了无数草根阶层在淘宝平台开设网店,通过网上做生意,拿到了互联网的第一波红利。

然而,这波红利却随着店铺的增加和电商网站的增多,逐渐消散。随着店铺的增多,许多没有能力通过付费搜索提高排名的小商家石沉大海,阿里巴巴平台上的马太效应愈发明显。

据报道,今年“双十一”,在被称为“中国淘宝第一村”的广州番禺区南村镇里仁洞村,小本经营的淘宝小店与分工细密的天猫大店形成冰火两重天的局面,一家女装店主面对眼前堆积如山的“爆款”抱怨道,“那不过是天猫老板们的吃肉节日,我们这些做小淘宝的,连喝汤机会都没有”。

即使在情况好得多的天猫平台,也同样有这样的情况:大型商家有着更好的供应链体系,更充足的市场预算和促销机制,也更容易获得更好的曝光和推广资源。中小商家却只能承受人力、市场费用、仓储和物流等压力徒增的负担。

但阿里拥有其他平台所无法匹敌的规模,吸引着这些中小店主愈加难以割舍阿里的“顺风车”,使得这些店主进入了一个负循环。

而这些从一开始就跟着阿里走的商户,并没注意到,这辆高速发展的“顺风车”,自身也正面临着减速的烦恼。

顺风车的烦恼

今年天猫“双十一”全球狂欢最终以1207亿元交易额拉下帷幕,然而,热闹背后,却是和阿里GMV一样逐年放缓的交易额。

按照公开数据,今年阿里巴巴交易额的同比增幅为32.35%。而在去年,这个数字为60%,而在2010年,这个数字高达1800%。

虽然有巨额交易量的累积下增长空间变小的客观原因,但实际上,这背后的深层原因是,阿里巴巴曾经引以为豪的成功三要素——电子商务、物流和金融业务,已无法构成稳定的“铁三角”了。

在电子商务领域,除了面临常规的竞争对手的挑战,在一些垂直细分领域,更多的电商平台正在分散阿里巴巴的流量。

举个例子,从2008年开始,时尚类商品成为网民网购的最大商品品类,其中服装交易量自2007年开始超过手机数码等商品位居第一。2008年12月,聚焦在品牌服装限时打折销售的唯品会正式启运营。而后,2010年,聚焦于女性美妆的聚美优品上线,利用大平台无法就此细分领域调动资源规模性投入的劣势,趁势攻入垂直B2C市场的空档期。

当消费者已经厌倦了大海捞针似的寻找,品类繁多反而成了淘宝的劣势。

甚至,在淘宝上出现一种极端现象,当一款商品成了“爆款”,全网的商家都开始销售同款产品,导致平台体验越来越差。

除此之外,一直采取“轻资产”战略的阿里并没有雇佣专门的快递人员,而只是搭建“菜鸟”物流平台,与几大物流公司保持合作关系。

尽管催生出了圆通、中通等快递行业的上市公司,但当电商平台数量增多,快递公司注意力分散的时候,缺乏自控采购、库存、配送、仓储一体化的劣势就显露了出来。

然而,这样的物流方式似乎一直是在替他人做嫁衣,尽管催生出了圆通、中通等快递行业的上市公司,但淘宝对快递公司的投递质量把控能力却日渐减弱。

在阿里平台上,淘宝和天猫主要依靠商家自己负责物流,而淘宝推荐的物流公司有二十多家,对实际的物流操作事务几乎管理不到。这不仅引发出一系列错送,误送,甚至,在今年五月,四通一达五大快递公司参与淘宝刷单,利用投递‘空包裹’完成虚假交易的新闻爆出,还引发了用户对淘宝商家信誉的质疑危机。

并且,随着淘宝递送量的激涨,多数快递公司的扩张速度已经难以与其匹配,这也是为什么今年双十一大会上,马云称,看到流量下来,我松了一口气,“接下来要把六七亿的包裹送出去,那是非常难的”。

而“铁三角”的最后一项,金融业务,除了面临来自腾讯的冲击,对金额和转账次数的政策管制,也为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加上了一层紧箍咒。

谁会被甩下车?

2008年,为了突出互联网企业的优势,马云曾拿国美做了个对比,称“它要增加一万个客户的流量,必须买一大堆店,搞无数的配送体系,我们增加一万个买家,就是加一台电脑,两千块钱搞定了”。

而现在,为了突破即将到来的天花板,阿里也要开始进入“重资产”投入阶段。

事实上从2015年开始,马云就启动了“线上到线下”的策略,去年8月,阿里巴巴斥资45亿美元入股电子产品及大家电零售商苏宁云商集团,成为第二大股东。

今年年初,国内第一家生于互联网的百货门店——银泰下沙工厂店开业,取义“蟠桃”的淘品牌不断入驻该店,截至“双十一”,已有近40个淘品牌入驻。11月6日,一家近500平米的淘品牌集合店在杭州银泰百货下沙工厂店正式亮相,已与天猫自动同价,货品、价格、仓储、物流、结算也实现线上线下完全融合。

不过,这辆已经几乎满载的顺风车如果要调转车头,再载上一批实体零售商,那么就注定要有一批人先下车。

从阿里近几年宣传的风向就可看出,过去一段时间,阿里正在努力淡化淘宝,强化“天猫”。“双十一”庆典的名字,也从“淘宝双十一”,“阿里双十一”,变成了“天猫双十一”。

这一方面是因为,天猫对阿里巴巴的重要性越来越大,去年全年,它为集团带来的商品价值总量为1360亿美元,正在不断接近淘宝2580亿美元的销售额。

另一方面,相比淘宝,天猫更加规范。淡化淘宝,可以淡化品质风险,以免在这个大盛典给外界留下不良印记,尤其对于美国资本市场而言,这一点尤为必要。

天猫平台上有三种商店,其中,旗舰店由品牌自己运营,专卖店由品牌授权的商家建立,专营店则是经营多品牌商品的店铺。比起天猫,淘宝的商家大多是家庭经营的小店,在监管难度上要大得多。

种种迹象表明,阿里巴巴正在将注意力一点一点收窄,到了下一阶段,“新零售”下搭车的商家数量,可能会比天猫平台的店铺数量更少。

实体店无论是规模、数量还是开辟速度都很有限,而高成本更是小商家所无法负担。能够有资格进入阿里线下实体店的商户,必定是拥有良好口碑的原声淘宝店或是原本就驻扎在商场的大品牌。

在这种情况下,未来是否会出现这样一个局面?已经形成特色和知名度的原生淘宝品牌将继续跟从阿里走进线下商城,大品牌借助阿里的大流量成为利益收割者,而小商家,或许难逃在洗牌中自我淘汰的命运。

新华社《财经国家周刊》科技互联网记者,新媒体编辑,微信公号:互联网评论(italk007)

2016-02-01

亲爱的朋友,您好!欢迎来到您的专属空间。
TechWeb科技博客,目前已成为精致且主流的IT评论大本营。这里实行严格的注册及信息管理制度,删除一切垃圾用户及垃圾信息。我们期待你的加入,与业界同仁一起阅读、写作,交流、分享您的看法及意见。感谢您对TechWeb科技博客的信任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