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李云蝶

Android的“使用活动量”超过了Windows——仅仅万分之二的差距,却让2017年的这一天成了科技史的一个转折点。

11

近期,分析公司Statcounter研究发现,今年3月,Android系统的占有率达到37.93%,首次超过Windows的37.91%,成为全球最大的操作系统。

要知道,在此之前,微软开发的Windows系列视窗化操作系统,作为世界PC(Personal Computer,个人计算机)软件的先导,自1985年问世发行,以绝对领先的优势霸屏全球最大操作系统三十余年。

而其创始人比尔·盖茨,更是蝉联世界首富二十余年,在《福布斯》3月发布的世界富豪排行榜2017榜单上,依旧毫无悬念地以860亿美元的资产登顶。

值得注意的是,Statcounter的调查数据来源于其250万个网页,根据超过每月150亿次的页面浏览量来跟踪两个操作系统的活动量,得出了这个“现在进行时”的结论。

过去,无论是苹果第一代手机的发布,抑或3G诞生后移动业务的兴起,都曾被视作是移动互联网业务时代的开启。

但是,相比那些相对模糊的界限,这份涵盖了移动和桌面两大全球上网设备的研究报告,将彻底昭示以PC为主要终端的互联网时代的结束,和移动互联网霸主时代的开启。

一、移动设备的全面胜利

2007年问世的Android,主要应用于移动设备,至今刚好十周年。

这个最初只应用于手机的移动操作系统,如今已逐渐逐渐扩展到平板电脑、电视、数码相机、游戏机等领域,但它的增长仍主要依托于手机市场。

可以看到,2011年第一季度,Android在全球的市场份额首次超过塞班系统,跃居全球移动操作系统第一,但在整体操作系统市场份额上却是微乎其微。

直到五年前的2012年3月,Android的份额还仅有2.37%,彼时的Windows份额依然保持在八成以上。

这是因为,操作系统的份额很大程度受制于其所依托的终端增长。当终端的趋势还未作出本质性变化,其份额提高十分有限。

差距的缩小是这两年的事,去年的同一时间,随着PC市场持续不散的寒冬,Windows份额滑落到47.32%,而Android的份额则首次达到29.34%。

于是,移动终端内部的操作系统排位赛,终于上升为全终端争夺战。而仅仅一年内,Android就被Windows反超。

与此同时,来自第三方数据统计机构IDC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总共出货了14.7亿台,是历史最高的出货量,当然,由于基数过大,相比2015年增速放缓,仅增长2.3%。

种种行业趋势表明,移动终端已赢得这场胜利,来自苹果这一封闭系统的数据同样验证了这个说法,截至目前,iOS系统的活动量早已经超过MacOS系统,甚至已将近后者的三倍。

更重要的是,如今的Windows正渐渐失去它的主导地位,对于微软而言,这意味着从2015年开始,由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和英特尔的Intel处理器重组的“Wintel生态联盟”彻底瓦解!

二、被瓦解的巨头

微软可能是2015年最出风头的科技厂商,这一年,它推出了Windows 10,完善了“二合一”笔记本产品线,甚至打算和老朋友英特尔重振“Wintel联盟”。

在2016年初,无论是主做通信设备的华为、主营家电的TCL还是互联网手机品牌小米,都不约而同瞄准了PC市场,争相推出针对商用高端人群的“二合一”笔记本。

这在当时似乎暗示着凋敝的PC迎来了春天,然而一切仅仅是昙花一现。

Statcounter首席执行官奥登·卡伦表示,“虽然Windows仍统治着84%的桌面市场,但在其他市场,Android系统已经完全击败Windows”。

市场研究公司NetMarketShare公布的3月份数据显示,Android拥有62.94%份额,是移动设备市场上领先的操作系统,而iOS市场份额为33.39%。Windows Phone排名第三,市占率仅为1.33%,比上个月下降了0.08%,几乎名存实亡。

有人评价微软就像当年被数码冲击的胶卷巨头柯达,“什么都没有做错,只是世界变了”。

然而,与迟迟拒绝变革的柯达不同,无论是在操作系统本身的升级,还是从硬件层面,微软都曾作出过一系列移动化努力。

2012年发布的Windows 8操作系统,曾是微软历史上最大变革的版本,这也是微软的第一款跨屏终端系统。

为了同时适用台式机、笔记本、平板电脑等,Windows 8不仅同时兼容Intel、AMD和ARM的芯片架构,还采用Modern UI界面,让各种程序以磁贴的样式呈现,同时提供屏幕触控支持,大幅改变以往的操作逻辑。

然而,此举并未带动带动Windows平板设备的兴起。

而其几乎同时推出的手机操作系统Windows Phone 8,由于不断更新架构,使得开发者需要不断投入成本更新平台上的官方应用。直接导致成批开发者退出平台,无形中破坏了应用生态。

绝路之下,微软发出大招——推出了大一统的操作系统Windows 10。

谁料,它依然没有摆脱过去传统的产品导向思维,新版本系统再次更改架构,意味着原开发者代码再次报废。此时,从开发者到用户几乎已完全失去推倒重来的耐心。

这样的事情仍在继续,据外媒报道,3月底,美国伊利诺伊州的三名用户针对微软提起了诉讼,声称该公司的Windows 10升级程序破坏了他们的数据和电脑。

系统的鸡肋,导致即使诺基亚在失败后投靠了微软,Windows的移动份额还是微不足道。

不仅如此,收购诺基亚这一微软向移动终端领域的最后尝试,也给了它重重一击!

2013年9月3日,微软宣布将以54.4亿欧元(约71.7亿美元)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及其大批专利组合的授权。

然而,三年不到,经历了微软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其中大部分员工来自诺基亚)和对手机业务进行根本性重组后,微软最终在2016年以3.5亿美元将诺基亚低价转手给了富士康旗下子公司富智康和HMD Global公司。

前年,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曾经在一次演讲中说道:“人类正从IT时代走向DT时代”。

何谓DT时代?

DT是数据处理技术(Data Technology)的英文缩写,如果说IT时代是以自我控制、自我管理为主,那么DT时代就是以服务大众、激发生产力为主的技术。

这两者之间看起来似乎是一种技术的差异,但实际上是思想观念层面的差异。

诚如马云所说,IT时代诞生了无数的巨头,但是DT(Data Technology)时代只能倒过来,“你帮助的人越强大,你才会越强大”。

无论从PC还是手机来看,毫无疑问,微软都正在成为被瓦解的巨头。

今年一月,微软发布了2017财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微软第二财季营收为240.9亿美元,同比增长1%;净利润为52亿美元,同比增长4%。

营收和净利润的微增的背后,是毛利率已经从2012年的80%,跌至2015年Q4季度的46%,当然,在2016年Q4季度的,这一数字微提2个百分点,达到48%。

其中,几经挣扎的Surface业务较去年同期下降了2%,收入仅为13.2亿美元;而Windows Phone的销售额狂降81%。

归根到底,微软过去一段时间的挫折是商业模式的失败。

Windows Phone 智能手机的全球市场份额在iPhone与安卓的面前显得微不足道,而微软手机系统研发、硬件生产成本居高不下,长期纠结于此则继续推高沉没成本,累及其他部门,全员士气低落。

微软2014年临危受命的新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终于为智能手机业务的撤退找到了理由,他认为收购诺基亚根本就是一个错误,微软不应该转而发展智能手机硬件,将时间与资源浪费在Windows Phone上,而是大力发展应用程序与服务,且不必对“用户在谁开发的设备上使用这些程序和服务”耿耿于怀。

对于微软这样的操作系统厂商,过去售卖为主的盈利模式正在显露出弊端,实现“设备与服务公司”的转型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这个曾在PC和移动业务上陷入僵局的老牌IT巨头,如今头也不回地走上了云计算转型之路。

华尔街甚至把纳德拉比作郭士纳,但是微软真得能成为下个IBM吗?

三、微软能成为下个IBM吗?

一个公认的事实是,企业级市场虽不及消费级领域那般闪眼耀目,却实实在在地承载了整个业界四分之三的营收来源。

如今,微软的云战略已经完全铺开,定位企业级市场、生产力SaaS、职场社交、云服务辅以人工智能完全布局到位。

为了掩饰个人PC业务的弱势趋向,纳德拉甚至在2015年9月将公司原有5个业务部门调整为3个。

其中,“生产力与业务流程”部门对应Office业务,“智能云”部门对应Windows Server和其他基础设施产品,“更多个人计算业务”部门对应的是原Windows OEM(非Pro)业务。这样的做法意在财报上显示操作系统并非微软唯一主营,云和生产力将与之同等重要。

虽然此番转型也付出了高昂代价,但是,至少从资本层面获得了认可。

美国时间去年10月21日,在公布2017第一财季财报后,微软公司每股价格突破60美元大关,时隔17年,刷新1999年创下的每股59.97美元的历史最高纪录。

然而,一个无法忽略的是事实是,直到现在,Windows和Office依然是微软最重要的两大“现金牛”。

在今年二季度财报中,包括Windows操作系统、手机和游戏业务在内的个人电脑部门贡献了118亿美元营收,同比下跌5%;包括云办公软件服务在内的“生产力和商业处理”类业务营收增长10%至74亿美元。

并且,尽管微软方面声称Azure营收同比增幅高达93%,使用量同比增长了一倍,但并未公布智能云”业务中Azure云计算服务的具体营收数据。

而包括微软Azure云服务在内的“智能云”业务营收增长8%至69亿美元,与营收靠前的两个业务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不可否认的是,当前微软的大战略方向是正确的,但从战略到落地,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这段路考验的是公司的决策效率、运营效率等多个方面。

PC时代大公司病缠身的微软,能否适应移动互联网时代,提高曾经以“年”为单位的更新频率;提高管理效率,改变在决策和运营上迟缓不止的现状,才是更加严峻的考验。

对于微软来说,无论是云计算转型,还是服务型企业的升级,都必须尽早看到结果。

谁说大象不能跳舞?但毕竟,不是每家巨头都能成为IBM。


上一篇: 阿里从“电商”改玩“新零售” 小网商或被集体甩下车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